白驹

那些说不出口的话 是我所有的安全感
而我却一不小心 失掉了它们 …

我就是那种不喜欢把话说的太白,一感觉手足无措 就全副武装 满是是刺的讨厌鬼。

世界上的很大一部分人,需要通过同化他人的方式 来获得安全感。他们往往不自觉的期望你变成和他们相似的人。有了这样的相似 也就有了芸芸众生,而我大概也是其中之一吧。

我有一种说不上是近乡情怯 却是前所未有的对未来的恐惧。

我就是喜欢你笑起来时候小朋友的模样,和你蓦然回首时的那一抹深情。

我已经说够了再见

我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